2016 Team Mount Snow X
2016 Team Mount Snow IX
2015 Team Mount Snow VIII

2014 Team Mount Snow VII

2013 Team Mount Snow VI

2012 Team Mount Snow V

 

 

 

武陵四秀初體驗

 

作為攀登愛好者,在技巧與體力最巔峰的時候,我沒有財力到外地見識高山雪峰。老土都要說一句「時光飛逝」,轉眼就10餘年了。想外出登山的念頭並沒有減退,唯欠缺一個機會吧。適逢這次有通告公開招生(不知為何以前就是沒看見),於是馬上填表報名。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出發前其實沒有甚麼特別的可以做,都是多加訓練,走走山,跑跑澗,增加體能;再者就是購置背囊,防水衣褲,以及平時用不到的保暖裝備。

 

懷著期待的心情,終於到達武陵農場,準備出發了。前往登山口前的路寬闊平坦,是熱身的好路段,慢步向前推進下感覺良好,不過進入小徑開始登山後就是另一個世界。由標高2,000餘米的武陵農場到四秀山峰,距離3公里左右,要再登上1,000多米。一座大帽山的高度,不太困難吧?錯,非常錯

 

「年紀大,機器壞」,加高海拔的低氧量又是樣一回事?就是即使每一步都細小緩慢,一樣會喘到要命,加上為避免出現高山反應,一開始就留在最後方本想「睇定D」,怎知反被堵塞的人龍進一步增加體力負荷。積極呼吸有助回復氧氣供應,但同時亦為腸胃注入空氣,滿肚氣脹的感覺還真不太好受。3個小時後,我放棄了,還是根據自己步幅走到前面舒服些。

跳一跳,第二天是登頂的大日子,同一日內登上3個頂。先是品田山,四秀最高的山峰,臨到主峰前有一小段需要攀爬。不算困難,比飛鵝山的天鷹石都容易處理,無須使用繩索,我甚至連頭盔都忘記戴上。第一次站在3,524米,四周環山,好想靜坐享受一下,可是沒有這個可能,太多興奮的團友之餘,這風還真足以令你在20分鐘內失溫。離開新達山屋後,先經過石流坡,再登上池有山,並發現淡水河的源頭,忽然覺得我們住慣的城市,其實與這大自然是多麼的近。

 

然後相信是整個旅程最折磨的路段,起碼我是。在三叉營地能直視桃山山屋,大約就高一點點,但是要先走過一個山坳,這個坳深得像谷,不斷的落落落,落了還是下,這意味著落了多少就要爬升多少。後段爬升時拋離了主人群,當然也被領隊拋離了一段,就在剩下一個人,且每步一喘氣的情況下,開始有點啟發。香港人辛勤工作為的是追求一個更好的生活嗎?我們全隊都「利其器」,裝備有多好就多好,然而走在最前的,是裝備很一般的領隊大哥(而且還背著所有人的食糧)。我們盲目追求物質,以為可以令生命活得更精彩的時候,我們其實輸了最基本的生存能力,也賠上許多原始的快樂。就在這裡,雖然喘,雖然累,但是堅持走上去,身體會用氨多酚回饋你,令你滿足;大自然也會用壯麗的景觀為你清洗心靈,這些是不能以筆墨描繪的。

有了此番體會,餘下的旅程亦放輕鬆了,再沒有必要「趕頭趕命」地去登上喀拉業山(第四個頂),放慢腳步,在桃山好好享受一下更佳。也慶幸取消了喀拉業的部份,好讓我能在桃山觀星,淨待日出,也為下一次到台灣登百岳留下這小小的伏線。

 

                                          

自由人Freeman     201711

回頁首

 

 

我登上了槍岳

2016年,我首次登上高逾3千米的高山--台灣畢祿山。旅程後,Mount Snow的朋友再組隊到日本槍岳,除行山縱走外,更可賞紅葉、初雪,我便一口答應了。有別於畢祿山旅程考體能、一路跟行看風景,今次Mount Snow的朋友更要我們分小組搜集路線、交通、住宿、景點資料,策劃行程;更加操練行石澗和蚺蛇北脊練習,俾對體能和路徑有更多的認知和熟習;預備物資,頭盔、羽絨、冷帽、手套、救生氈等。

925日,捱過通宵航機和4個多小時的巴士車程,抵達起點上高地已是中午,高度約15百米,天氣好到不得了,一件短袖T恤剛好,一個好的開始。在往橫尾路上,比起畢祿山的寧靜,遇上很多逆行的行山朋友,一批接一批,行山朋友掛在背囊的小銅鈴响不停,當地熱愛行山的人多到不得了。山徑旁的河水清澈、流水不絕,遠望崇山,景色靚到如畫的一樣,卻找不到紅葉的踪影。這天攀升不高,到山屋才是高1620米,第一天是適應環境,感覺良好。

 

926日,今晚山屋高31百米,即要攀升1500米,對於重磅的我尤其吃力。清晨出發,天氣清涼,間有微雨,要披上外褸擋雨,小徑由林中小徑逐漸轉為碎石路、大石路、之字上坡,午後更要手脚攀爬,到山屋只是4時,雖然吃力,卻沒比在香港行數百米高的山辛苦。距槍岳頂就差少於100米,見攻頂路徑斜且碎石多,原本有計劃攻頂,可惜天色不佳,留在山屋休息。傍晚及晚上都見有人提燈上頂,既視野不佳且對他人及自身危險,真不了解為何。訓到4點賞星,得幾度,屋外披羽絨衫剛剛好,天很清,星多到數唔到。 

      927日,早餐後,大夥團友在屋外睇日出,晨曦初照,大家都很雀躍;天邊的虹綵,用眼看比照片細膩;傍着槍岳,比在香港看日出有另番氣勢和景象。今日上午天色放晴,沿著碎石路、抓着鐵鏈攀大石、爬上直梯攻頂,說倒輕鬆,但一不小心,都很大機會受傷。終於到頂,那還不能容納20人,山巒起伏,四周在脚下,內心想著我得左喇,完成第一個目標。接着上午便縱走大喰岳、中岳、南岳,都是高3千米以上,天色由晴轉至有些時候走在雲霧裡,午後到南岳小屋時,能見的只數拾米內,整天在小屋休息,煮茶談天,也另一番享受。

  928日,清晨起步時大霧,有微雨。沿山咀落槍平,一些路段脚手攀爬而下;一些行樹幹,在大霧下,路的兩旁或是斷崖、是石坡也看不清;又要橫越3條河,我們比預計行得慢,尾段林道終要快步才能在最後2分鐘趕上往平湯的公車。到達平湯,代表在山中的吃力行山活動完結,嘆溫泉、飛驥牛火煱定食一啲都唔過份。 

92930日,在新宿,就只食和買,就喺一般遊客嘅活動。Mount Snow的朋友安排了和牛火煱放題作慶功宴;又帶大家到行山裝備店大搜購、到上野outlet、食蟹和半價手握壽司。 

在山中幾天有微雨,只有登上四個頂的半天天氣放晴,和槍岳有能遇上,視野又好,感恩;在山中,沒有見到紙巾、膠樽、膠袋扔在小徑旁或河溪中,反映自律和負責,在香港要花點時間教育才可以做到的;當地人行山活動普及,幾天來都多見年紀稍長者孭著全套裝備背囊。

山屋的廁所比起香港郊野公園的旱廁還大家要體會下;我也沒有在新宿購物大豐收,出發前說好的紅葉、初雪沒有見到,但這又不是我的最期待,在我來說就只是行山;Mount Snow的朋友安排好食好住,回港後過磅還重了些,給自己多一個理由籌備下一次旅程。 

多謝Mount Snow朋友的安排和帶領,及團隊各人的協力互助,俾我完成一個挑戰;藉此學習、更認識大自然和自己的機會。

槍岳(3180)和大喰岳(3101),為日本的第510高的山,可能有些人已去過;也許對一些人來說不外如是,在於我,經歷一次很好、難忘的旅程。

老湯 201610

 

回頁首

 

奇萊南峰

答應了篇寫台灣遠足後感!回港後就一直事忙,東跑西跑、一拖再拖;有段時間還真有想過放棄不寫。但答應了人家可一定要做到呀!況且是次旅程確又有很多事情值得紀錄下來,所以還是決心開始寫下來吧! 

但應該從那裡開始下筆呢……………就不如先從無我份兒的日本富士山之旅吧!!! 

好像是去年4月份吧,朋友籌備了一次日本富士之旅,我因事忙無法參加,誰不知就掉進後悔不而的萬刧深淵!!! 朋友回來都大讚此次旅行! 三個字: 平、靚、正!! 身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仔,這三個字夠吸引吧!!但正如香港俚語所說「未算」!!選擇的路線不是一般行山人的路線。相信每個喜歡行山的人都喜歡嘗試新的路線吧!! 您們說是不是很吸引! 

所以當朋友說會舉辦這次台灣奇萊南峰之旅我可是飛身撲出來報名的!!! YEA!! 

參加的行山團最大特色就是不單止行山,他總會預留前後一兩天玩玩吃吃做做遊客該做的事情。但我們可是專業行山人士,那前前後後的美味牛肉麵、地道台灣小炒、豪華魚生我就不多說了……但我都吃了!! 

從台北出發到奇萊南附近是晚上,這安排很好,給於我們充足的休息第二天早上一早都登山口。登山口位于海拔2千米,從此我們需到29百米的天池山莊休息,總長13公里。整體上這路段是易行的,無大上大落,一整段都是緩緩上升,只是帶頭的走得比較慢,我們可能感覺太慢,但這是要遷就同團的其他團員,這是我們理解的! 

值得一提的是這段開始時是較沉悶的,風景也不算特別漂亮。但中段後所見的大型山泥傾瀉後的遺址是令人讚嘆!中段過後風景亦變得漂亮。

下午3點多到達天池山莊,放下行李,我們決定多走幾公里到另一名勝「光被八表」,路段絕對易行,無上落!到達「光被八表」時太陽開始下山,我們開始被濃霧包圍,人就好像置身仙境一般。其後當一些台灣美少女遊客知道我們是香港仔熱情和我們交談時,更讓我不願回到世俗呢!可惜身為專業行山人士我還是要攻頂的。 

順道一提天池山莊太陽下山前後溫差相距很大,記得加衣! 

6點晚飯9點睡覺2點起床攻頂!目的地奇萊南峰3,358m! 攻頂路先是長長的一段泥石級, 之後會經過天池旁的一段較平坦的路,再狂上斜後就到頂了。一切還算順利亦較艱懼,但只要慢慢走,就一定能到頂。但要預長一點時間否則就會錯過日出。 我們較日出時間早30分鐘左右登頂,還有時間泡一壺香醇的台灣高山茶呢! 

 

 

等待日出時濛濃的山景是神秘的! 

日出的一刻山景和太陽互相煇影! 

日出後的山景令人對大自然敬畏! 

香港人! 開心點啦! 世界很大! 人生很短! 活在當下吧! 

整體評語: 「朋友, 下次海外遠足預埋我!好玩!!!

 

David Chik     20152

 

回頁首

 

富士山頂看「御來光」

日本人稱富士山頂看到的日出叫「御來光」, 很多日本人及各國遊客都慕名來觀賞, 我們也是其中一份子。

這次行程, 我們總共有七個人, 雖然決定匆忙, 但準備充足。四月的一個上午, 收到 Mount Snow 朋友的 Whatsapp, 話有廉價機票八月往東京, 問有沒有興趣上富士山, 雖然我上年剛剛去過, 亦看過日出, 但因為跟隨當地旅行團, 到山頂後沒有時間環繞火山口走一轉週圍參觀, 都想再去一次, 當日下午便應承了, 我們也即日買了機票。出發前, 我們都準備好有關資料, 上山裝備, 時間表, 後備方案等, 更做了一次模擬上山的練習, 相信你沒有見過一班在夏天行山的人背包裡有羽絨、冷帽、手套等禦寒衣物!

從富士山腰登山共有四條行山路線 吉田口, 須走口, 御殿場及富士宮, 我們選擇從吉田口上山, 在御殿場下山。 

八月二十日, 我們執拾好上山的物品, 大清早從民宿出發, 在御殿場JR站坐巴士往須走口五合目, 約一小時的車程, 便到達這裡起步。在須走口五合目有士多賣食物, 飲品, 紀念品, 當然有金剛棒賣, 金剛棒是用來當行山杖用, 又可以沿途燒印留念, 我買了一枝約兩呎的方便放入行李帶回來, 我們在起點參觀, 拍照及熱身後便出發, 這時已接近中午, 出發時有雲, 間中有陽光, 大約二十度, 是行山的好天氣。

選擇吉田口上山是因為這條路較短, 而且初段是叢林, 有太陽或下雨都走得比較舒服, 當我們走進樹林, 更發覺這裡的山徑相當幽美, 深啡色的火山土, 襯托荗密的樹木, 突顯一片翠綠。穿過林木山徑後, 要走多一段開揚的斜坡才到達六合目, 雖然這時有雲, 但間中也可以看到山腰及其他下山道, 到了六合目, 除了拍照及休息, 當然是拿出金剛棒燒印, 一個印200日圓, 我全程共燒了10個。

過了六合目, 是本六合目, 跟着是七合目, 每個站都有及小屋售飲品食物, 所以都聚集了一群群的人在休息, 在七合目見到十數個小學生, 他們看似精力充沛, 不知道他們預計幾多點到頂, 辛苦他們的老師了! 七合目之後的路較斜, 慢慢走的話也不會有大問題, 這時雲霧開始散開, 可以一邊行一邊欣賞富士山下的景色, 經過八合目及本八合目, 终於到今晚休息的山小屋 御來光館, 這時已是黃昏, 在這裡可以看到富士山下的河口湖及山中湖, 更幸運的是可以看到出名的富士山日落倒影 - 「影富士」, 在山小屋吃過晚飯, 欣賞了一會夜景, 便要上床休息, 但是小屋太擠迫及空氣不流通, 都不能好好休息。

八月二十一日零晨一時, 大家便起身執拾及熱身, 室外的風不算大, 但氣溫大約得零度, 這時已經陸續有人上山, 我們也準時一時三十分出發, 攻頂的路比之前的斜及崎嶇, 慢慢開始聚集人龍,沿途望向山下, 可以見到一個個頭燈之字形的向八合目伸延下去, 走了兩個小時, 終於到了鳥居, 這個像是山頂的門口, 人們將硬幣攝在鳥居的木罅裡祈福, 走過鳥居後便到達富士山頂了。 

這時頂上不算很多人, 我們佔據了有利位置看日出, 一陣陣的風從西面吹來,我們在寒冷的天氣下耐心等待, 開始看見東面光起來了, 天邊呈現的多種色彩真的美麗,  再過一會天空愈來愈光, 當太陽出來的一刻, 大家都歡呼出來, 頂上的店舖播出音樂, 日本人都一起唱, 相信是他們的國歌, 太陽終於整個出來了, 這時它還是很小, 但發出的金光照亮整片富士山頂, 當大家拍過日出照後, 便到身後的久須志神社參拜及燒印, 接著是環繞火山口走一轉四處參, 我們時鐘方向走, 一邊看着火山口, 一邊看富士山下的景色, 原來日出都可以做出一個富士山的倒影, 這個倒影投射在富士山西面的山下, 再走上一段斜坡, 來到日本最高峰 劍峰, 我們在這裡排隊影劍峰標柱相, 足足等了半個鐘, 之後到淺間大社, 可惜大社正在重建, 之後便到山頂最後一站郵局, 我們一早在山下準備好明信片及郵票, 在郵局裡蓋了幾個印便投到門外的郵筒, 約一星期後便收到從富士山頂寄出的明信片。

在山頂參觀了兩個多小時, 已經八時了, 我們便在郵局那裡的御殿場線下山, 御殿場線是一條較長的路徑, 整段路沒有樹蔭, 山屋也比較少, 由御殿場六合目開始至到御殿場口新五合目都是由鬆沙石做成的寬闊直路, 在這兒下山像是在沙灘上行走, 幸好下山時有雲, 走起來不會太熱, 大約十二時半, 我們終於到達終點御殿場口新五合目,雖然在山上留了一晚沒有好的休息又行了半天下山, 大家依然很精神, 我們在這裡結束兩日一夜的富士山旅程, 為了慶祝這次順利完成, 我們立即坐車往山下去吃燒牛肉!

慕容

20148

 

回頁首

 

J4同學會四川四姑娘大峰遊記 

首先,大家一定都想知道我們是誰?什麼是J4?就讓筆者我,告訴你。J4就是香港童軍總會青少年活動署舉辦的第四屆初級遠足審核員訓練班的英文縮寫,而我們就是成功畢業後的審核員初哥。

2013年四月初,我們一行四人到四川攀登雪山,旅程的目的地是中國四川小金縣的四姑娘山,四姑娘山有四個峰,而我們所登的是主峰,海拔5025米。                                                       

事出必有因,我們時常教仔做遠足報告都要寫前言,哈哈!我們遊記的前言就是… 相信深資童軍和樂行童軍在2012年,應該曾聽過一個名為第一屆遠足技能訓練班,我們有幸在該班上幫手,在最後一次的三日兩夜訓練旅程,201211月,在全港最高的營地–爛頭營,清晨的時候,我們幾個人坐在山上,閒談之間就萌生了這次旅程。在香港我們每一個都可算是登山的小小專家,但目的地是海拔五千米,我們頓時變成初哥。因為空氣中氧氣變少,造就出一次刻骨銘心的雪山旅程!每個人都有著不同程度的高山反應,當中有人凍到要命、痾到要死、更甚至累到倒下;不過也有歡笑、興奮、互相扶持的一幕。在嚴厲的環境下,我們做到童軍相處如手足和童軍勇敢不怕難,互相幫助互勵互勉下,安全歸來。山就是這樣,有可愛的一面,也有其凶惡的一面,視乎你怎樣去與他相處!

由成都出發到日隆鎮海拔3200米,我們非常好運,沿途都沒有塞車,因為都江堰自汶川地震後,該區主要道路倒塌嚴重,時常造成嚴重塞車及車禍。心想今次應可順利登山,但可惜事與願違!有充的份事前準備,有盡責任的當地嚮導,亦敵不過惡劣天氣,登山就是要看天做人,要享受大自然給你的美景,還要配合天公山神給你的機會,缺少了便寸步難行!

四姑娘山國家地質公園,我們做適應練習時候已下著雪,山區生活的人真不容易,還好,下午過後,太陽伯伯終於出現,心想,請你多點出來跟我們打招呼,我們十份需要你!到了出發上山的早上,天陰,沿途沿山腰慢慢上斜,天氣尚算良好;不過到了雞棚子營地(海拔4000)架搭營帳的時候天公山神開始考驗我們,大雪的序幕現正開始。天氣這樣差,沒可能再跟原有計劃進行,我們決定採納嚮導的意見,利用明天天氣尚算穩定早上,騎馬直上4300米基地營,再上攀700多米攻頂,用最短時間來與惡劣天氣競賽,希望可登頂後順利回到雞棚子營地。一路上攀還算順利,到達4800米岔口時終於敵不過大霧及厚雪,視野只有數米範圍,雪深近1米,情況惡劣,我們只好聽嚮導的建議,趁天氣還未惡化之前,下山為妙。雖然只差200米,心有不甘,但命仔要緊,回程是痛苦的決定,但亦十份合理;不過我們親身上了寶貴的一課,課題名為White Out,有圖為証!

下午一時半開始由岔口4800米返回雞棚子營地,因為天氣不許可,我們只能徙步下山,足足用上近五小時才順利到達。食晚餐時大家都有點失落,還以為晚上沒有下雪,估計比昨晚暖一點,怎料入夜後雪下得比昨晚還要大,冷得整晚難於入睡!當中以我凍的程度為最厲害,抱著兩公升的熱水還難以入;不過隊中的鄭審核員,竟然在第二日早上說出,我昨晚熱到除衫,你們好訓嗎?真是……

山上的三日,就如此過去返回成都就好像回到人間一樣我們先洗一個長長的熱水浴,食,食又是食,當然少不了麻辣火鍋,八天假期就在歡樂中渡過!

駱劍雄2013

 

 

 

 

 

 

 

回頁首

2012 Team Mount Snow V

20123月二級冰雪攀登訓練 by Franny Lam  

三月日本八ヶ岳二級冰雪攀登訓練「冰與雪」卻被加料成「冰、雨、雪」。初日嘗了點甜頭,風和日麗但其實心埵数因好戲在後頭天氣預報是暖鋒將至天氣轉壞和不穏定,入夜便開始横風横雪。

大清早試練開始了出營後發現大雪快將營幕埋没即時拿起雪鏟除雪是不錯的熱身運動。雖然下着雪,但不礙在附近雪坡進行基本訓練。大家輪流「劉翔」上身,大大歩跨出踏在厚厚的濕雪上開路,領略與上次一級訓練在西穗高乾雪上的另一番滋味。大家埋首雪坡,爬爬爬….滾滾滾…..幸好衣物的防水不俗,我們也頼管落下來的是雪是雨,是雨是涙
是夜暫時徹退山屋
,多謝才哥整晩在乾燥室忙碌,為大家整理裝備。
徹夜至早上風聲、雨聲、落雹聲好不平静,相信更不平静的是教練的心情。
承天氣預報的貴言,下午天氣好轉,但仍霧鎖山巒,我們立即爭取時間出發到附近冰瀑訓練,意想不到是水位上昇,把河谷上積雪変成雪葩,脚一踏便榨出「果汁」,無奈只有回頭是岸。


苦盡甘來,第四天終於放晴,出發赤岳,同様大家輪流帶頭當「欄王」,引領大隊踏破雪深及膝的山脊。走出林道後大家均集中精神謹慎地横断多處急斜雪坡、不容有失。赤岳登頂,沿繩下降離開另一險處後,大家的心情終於可以放鬆點,沿另一山脊下山。有時踏着前人的足跡走,只讓我們雪足更深陷,不能自抜,讓累變得更累,但不要緊,因今天順利登頂,士氣高昂。

第五天晴,順利到達冰瀑F.1,再往上走看看,F.2卻失踪了。立刻拿出照片辨認,相信F2已被前日的洪水溶化。空閒時我們在F.1底部掘走硬雪,譲冰瀑出土,好好利用F.1毎一處進行練習。中午開始陽光照進河谷,在冰瀑旁午餐,聽着流水聲和談話聲,十分享受。

在山上可謂「看一日天氣、做一日人」。回山屋後,得知天氣又再轉壞,被迫決定提早下山,幸好訓練内容完成。入黒開始下雪,翌朝小雪一直陪伴我們下山,沿途風景像加了黑白照的特別効果,與上山時色彩分明截然不同。下山後隊友們還不時提及山上的趣事,互相嘲弄一番。還記得大家七嘴八舌討論如何煮咖喱,你一言我一語地表達如何處理一些瑣碎小事,但在重要決定上我們是全體一致、所以旅程得以完満結束。

隊員 林幗慧

20123月22日

 

回頁首